强国社区>> 强国论坛
苗洪 发表于  2018-12-05 13:54:07 5058字 ( 11/4068)

“低头族”引发交通事故:到底该维护谁的合法权益?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bqhy999 发表于  2018-12-11 16:47:13 30字 ( 0/0)

“低头族”违背交通法,引发交通事故,理当承担相应法治责任。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8-12-09 21:55:43 80字 ( 0/6)

有时侯行人过马路有时也会走神误闯入红灯禁区,吃药后神志出问题也会误入禁区,酒鬼们走入禁区也时有发生,判官如此判责,将会令司机们失去了对生命的敬畏,想出什么名堂?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不该守住的不能坚决守住 发表于  2018-12-09 11:52:35 32字 ( 0/6)

理直就可杀人?精神有问题的人不知觉闯红灯被撞死,撞击者就可免责?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李成文LCW 发表于  2018-12-06 18:45:38 7字 ( 0/19)

安全高于一切。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詹求实 发表于  2018-12-06 18:43:36 13字 ( 0/14)

严管,重罚交通“低头族”。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2-06 15:48:42 22字 ( 0/17)

与时俱进完善法制,推进普及行人交通法规教育。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2-06 15:46:33 29字 ( 0/23)

“低头族”违背交通法,引发交通事故,理当承担相应法治责任。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任瑞存本人 发表于  2018-12-06 15:38:21 22字 ( 0/11)

强化规范法治秩序,全力推进整个社会法治文明。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海棠佳人587 发表于  2018-12-06 14:44:07 17字 ( 0/9)

所以说车载互联网与安全驾驶相违背.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小编 发表于  2018-12-06 13:31:35 219字 ( 0/17)

祝贺!此贴文已被小编推荐,期待更多佳作!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当代人 发表于  2018-12-05 16:52:11 0字 ( 0/211)

媒体。宣传。教育。国际经验。

媒体。宣传。教育。国际经验。



    新闻背景:当七十年代末期,当中国第轻便型摩托车以私人的形式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家属楼时,我们对明星们的奢嗜象神明一般崇拜的同时,也给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中国带来与增加了一个复杂化的交通难题,包括行人的路线,摩托车与行人道之间的冲突与矛盾。

  但是,不管这种矛盾如何激化与加剧,中国都迎来了一个私家车与公家车同时行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道公路的事实。我们政府为新时期的中国交通管理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是,无论我们如何去回避某些交通管理的某些暂时还未能完善的角落,可是,从北京到最南端的省会城市海口,几乎平均每4人一辆电动车的电动浪潮又迅猛而来。尽管北京及全国各地其他地区,采取了禁止电平(瓶)车,电滑板等交通工具的原则性上路,可是,共享自行车的浪潮,又无端给中国的交通惯例添加了更大的难题。

  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时,今天的人行道已不再是往日单纯的行人概念及专利——电动车,自行车,电平(瓶)车,行人几乎是共占一道。于是在崭新而复杂的路面情形之下,我们在仅有的人行道空间中,当交通安全发生问题时,到底该问责谁,到底该倾向谁的问题终于被媒体不得不向全社会来讨论这个问题。


 《一》近日,某地人民法院依法以交通肇事罪判处一位行人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在大多数人普遍的认知中,认为行人以血肉之躯面对机动车时处于弱势地位,在交通肇事中应以保护行人利益为主,故而该判决一经作出即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该事件的发生时间是2017年5月27日晚上8时左右,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到在广州中山火炬开发区中山六路的人行横道线上,一名女子正闯红灯过马路,这时一辆摩托车向前行驶,撞倒了这名女子,摩托车司机和乘客也滑倒在地。从另一个角度的监控录像看到,这名女子在闯红灯时,竟然是一直在看手机。当她看到摩托车驶来时,竟然试图加速躲过,但最终还是导致了事故发生。

面对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仅仅从人情的角度去认为行人是弱势方,就应该去保护行人。在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更应该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的责任归属。

《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五条的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人行横道的路口,或者在没有过街设施的路段横过道路,应当在确认安全后通过。显然,该名闯红灯女子,已是过错违法在先。

 在该起事件中行人因为主观原因(玩手机闯红灯过马路)造成了事故的发生,依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该行人应该为该起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并且造成了摩托车乘客张某的死亡,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关于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标准。

《三》可见,我国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了行人通过横道应该遵守的规范以及法律责任,行人不是道路交通违法乃至交通肇事罪的法外主体,法院的判决不仅于法有据,而且对社会具有积极的教育和警示意义。

在我国各地,行人闯红灯横穿马路的现象屡见不鲜,虽然国家在立法上对行人过马路的行为加以规范规制,地方多也对此出台了相应地的法规、规章和政策性文件,交管部门也不断地加强行人文明出行的宣传和引导力度。

然而在现实中,毋庸讳言,在具体到处理交通事故实践中,则是侧重于保护行人,从而间接地助长了行人随意横穿马路的不正之风。在“低头族”玩手机过马路的现象多发常见、频频引发交通事故的社会背景下,提高行人的违法成本,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力度,已迫在眉睫。

  结束语:也是在中国,许多有经验的司机或电动车司机面对低头族时,尽管鸣笛提醒或警告,但悲剧也时有发生。一辆驾驶共享自行车的男人,边玩手机,边骑车,前面的高级轿车已经停车明确表示避让,可是自行车还是撞在车头上。自行车主人严重骨折,而轿车也被严重刮伤。其实这样的事件已不是特殊化,比比皆是。该如何彻底修正我们的交通法及其公路建设的格局,无疑已迫在眉睫。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

注册送白菜网